baront

baront

安靜了

麻痹的軀體,一路走來,人是孤單的,有時候發現自己冷傲,不願意說話,不願意微笑,把自己囚禁在一個安靜的國度中,悄悄的閉上雙眼,忘卻身體的餘下的溫存,仿佛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,懶散的堆積灰色的傷感。悄悄的守望在花期的嬌蕾,聆聽紅塵深處天籟的樂章,好像在一眨眼的,那些縈繞的舊事便一層層的被月色偷走,行走在回憶與寂寞的邊沿,追問韶華的時光,那一生互許的柔情依然在耳邊依戀,誓言有多美,亦有多傷,就像天空劃過的流星錦繡而短暫耐人回味,依稀黑夜與白天,那些執著誇姣的風花雪月,在午夜輾轉成一片濕潤的惆悵與清醇的幽香,窺見心底你如水的容顏。

日子輕歌抑或漫舞的時候,飄飛的一隅思緒縈繞耳際,一些風月,山水、花鳥、斜陽、行人,沁著晚霞的笑臉,披著女神的羅裳,靜靜地,悄悄地,藤蘿在你的情感世界裏,是對生你已鐫刻在我生命之上,顛簸紅塵的愛戀,千古的情緣蕩氣不綿的依舊是,追尋你迷人的一笑…

清輝一盞,習慣了夜的安靜,如深藏在心底的琴弦,一經撩撥,便如訴如泣,纏綿悱惻在這份幽深的安謐裏傾聽指尖敲打鍵盤的聲響,那是心底最真實的旋律,夜的孤寂,我把憂傷融入詩行,輕輕吟詠,為逝去的時光譜一曲絕唱。流光飛逝,想留住那些最初的欣喜卻終究顯的力不從心,入眼荒寒,也時時回望那錯覺的感傷。
下一個十年後 黑夜,總會迎來黎明 距離,心之殤 做好細節 你打算什麼時候從重複中驚醒? 幸福 挑擔紅苕到武中 畫中遊,壩頭春色秀為秦腔正名 再度重相逢
  1. 2013/06/10(月) 15:54:10|
  2. 未分类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

記憶中家鄉美味系列之烙饃

0155.jpg
烙饃,雖然也是賈汪三大面食之一,但在我們老家農村,卻比不得煎餅那樣深入人心——餐餐必備,如果哪個嘴刁的男人娶了個手腳麻利的女人,他也會隔三差五,愜意的享受烙饃的美味。說起來,烙饃在農村不能常登餐桌,這並不代表它的美味遜於煎餅,主要在於它的制作比起煎餅,相對繁瑣:需要一個人擀坯子,一個人在鏊子上翻,而煎餅把大鏊子放下,點上火一個人即可。

記得小時候我們家吃烙饃,一定得趁著農閑時候,母親早早起來,先活上一大塊面,放在一旁醒著,忙著在院子裏支鏊子:尋上三塊大小相仿磚頭或石塊,成等邊三角形放好,把用鐵或鋁倒成的狀如鍋蓋的鏊子支上去,鏊子的三個腳一定要支在磚頭和石塊上,如果感覺不穩當的,還需要再找一個瓦片墊上,而一旁的我們總是不用吩咐就會主動背上糞箕子,跑到家前或院後草垛上扯上滿滿一下子柴草,堆在鏊子前備燒火用,再我們很小的時候,要想吃頓烙饃,母親總要提前一天和東院的嬸子或西院的大娘說好,請她們來幫忙,兩個人說著笑著,手腳麻利不一會一摞香噴噴、熱騰騰的烙饃就出爐了,一旁的我們一邊享受著美食,一邊期待著“嘎嘎”的誕生,母親每次總會把最後一個面劑子,擀成小鴨子的形狀,熥熟,我們雀躍著,迫不及待爭搶著 “嘎嘎”, 由於太燙了,搶到手的人只好一邊用嘴吹著,一邊從左手倒騰到右手,一不小心,又落到了別人手上,一時間滿院子充斥著我們的嬉鬧聲,這時候的母親總是站在一邊笑吟吟的看著我們。

小時候我們姊妹四個對烙饃 “嘎嘎”的喜愛,毫不遜色於現在小侄子對美羊羊和喜羊羊的著迷,我不曉得烙饃“嘎嘎”是母親的獨創,還是老輩就留下的念想,小時候總是不解其意,現在想想一定是因為它狀如小鴨嘎嘎叫,故而得名,在那個貧瘠的年代,我們沒有電視,沒有圖書,更談不上擁有精美的玩具,而一個充滿著愛心的 “嘎嘎”給予我們童年的卻是幸福的回憶。

而我與烙饃,還曾有過一次記憶猶新的故事。

小學5年級,父親望女成鳳,把我轉到了教學質量相對好的鎮上中心小學,不能住校,我就寄居在大許街上的表姨家,平時跟著本家姑姑在大許高中蹭飯,晚上在表姨家休息,碰上陰天下雨,偶爾也在表姨家吃上一、兩頓飯。表姨在鎮裏開了一個軋面房,兩個孩子又小,一天到晚忙活,十三、四的我,嫣然成了他們的小幫手,給我備著一把鑰匙,放學回來,幫助喂圈裏的三口大肥豬或是給簡單做上一頓飯:熬一鍋稀飯或是擀點面條,最讓表姨高興的是我能幫她翻烙饃,表姨早起活好面,她擀皮子,我翻餅,配合的很好……由於我手腳麻利,人勤快,表姨也很樂意我偶爾的蹭飯。那時候人小心眼蠻多,往往是如果今天我給表姨幫忙了,晚上叫我一起吃飯,我就高興的去,如果值日或寫作業回來晚了,即使肚子再餓,表姨夫再喊,我都不出屋。

記得很清楚的一次:小生初考試,我早早起床,合計著先到到街上簡單吃個早點,就去考點。正收拾著准備出門,廚房裏正在忙活的表姨喊我,讓我幫著翻烙饃,看著時間還尚早,我趕過去幫忙,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熥好的烙饃已經一大摞,而案上的面團還有一大堆,看著表,離考試規定的8點鐘還有不到15分鐘,我心慌起來,手裏的烙饃也逐漸變了樣,一會半個糊了,一會半個生了,表姨發現了我的異常,問我怎麼了,我還不好意思說,只是支支吾吾,說該去上學了,表姨說上課不是8點半嗎,早著呢,我小聲的回答今天要考試,提前半小時,表姨不以為然,是什麼考試還要提前呀,眼看著就要遲到了,我只好硬著頭皮提高了聲音“今天是畢業考試,我是在別的考點”,表姨一聽急了,埋怨起我,你也真是怎麼不早說,現在連飯也吃不上了,怎麼辦,趕快卷個烙饃走吧,我拿起一個烙饃,邊吃邊一溜小跑,離考試還有5分鐘,氣喘籲籲的我終於走進了考場,那次畢業考試我取得了大許鎮第三名的好成績。而兒子今年也是小升初,為了兒子,老公全力以赴,每天早晨變著花樣的准備早餐。同樣的童年,卻有著不一樣的生活,這就是因為我們所處的時代不同。

今天幸福的小皇帝,哪裏會想到他的父輩、母輩甚至於他的爺爺輩曾經走過的心酸日子呢!50 years since Kaimai crash killed 23
Compassion Heals
Kiss a wisp of breeze
Color + Victoria exotic style ( Figure)
清淺的記憶,挽不住流年的漣漪
From the silos
Westfield out to atone for spot-fix
Battle of friendship
A step of love
Easter Decorations and Recipes (Pinterest!)
  1. 2013/06/03(月) 12:47:46|
  2. 未分类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