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ront

baront

安靜了

麻痹的軀體,一路走來,人是孤單的,有時候發現自己冷傲,不願意說話,不願意微笑,把自己囚禁在一個安靜的國度中,悄悄的閉上雙眼,忘卻身體的餘下的溫存,仿佛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,懶散的堆積灰色的傷感。悄悄的守望在花期的嬌蕾,聆聽紅塵深處天籟的樂章,好像在一眨眼的,那些縈繞的舊事便一層層的被月色偷走,行走在回憶與寂寞的邊沿,追問韶華的時光,那一生互許的柔情依然在耳邊依戀,誓言有多美,亦有多傷,就像天空劃過的流星錦繡而短暫耐人回味,依稀黑夜與白天,那些執著誇姣的風花雪月,在午夜輾轉成一片濕潤的惆悵與清醇的幽香,窺見心底你如水的容顏。

日子輕歌抑或漫舞的時候,飄飛的一隅思緒縈繞耳際,一些風月,山水、花鳥、斜陽、行人,沁著晚霞的笑臉,披著女神的羅裳,靜靜地,悄悄地,藤蘿在你的情感世界裏,是對生你已鐫刻在我生命之上,顛簸紅塵的愛戀,千古的情緣蕩氣不綿的依舊是,追尋你迷人的一笑…

清輝一盞,習慣了夜的安靜,如深藏在心底的琴弦,一經撩撥,便如訴如泣,纏綿悱惻在這份幽深的安謐裏傾聽指尖敲打鍵盤的聲響,那是心底最真實的旋律,夜的孤寂,我把憂傷融入詩行,輕輕吟詠,為逝去的時光譜一曲絕唱。流光飛逝,想留住那些最初的欣喜卻終究顯的力不從心,入眼荒寒,也時時回望那錯覺的感傷。
下一個十年後 黑夜,總會迎來黎明 距離,心之殤 做好細節 你打算什麼時候從重複中驚醒? 幸福 挑擔紅苕到武中 畫中遊,壩頭春色秀為秦腔正名 再度重相逢
  1. 2013/06/10(月) 15:54:10|
  2. 未分类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
<<驕陽下的農民工 | 主页 | 記憶中家鄉美味系列之烙饃>>

留言

发表留言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

引用 URL
http://baront.blog131.fc2blog.us/tb.php/4-d4c990c7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